香港文氏国际&深圳行言设计机构——专业化妆品品牌规划包装设计管家
行言动态
男子办红色博物馆 口红是唯一展品



男子办红色博物馆 口红是唯一展品(图)

  拥有250件展品的私人博物馆,摄影:尤利亚妮魏登麦尔。

  收藏口红,这不一定属于男人们寻常的爱好。不过勒内 科赫(René Koch),这位曾经的伊夫圣罗兰首席化妆师和像希尔德嘉德 纳福(Hildegard Knef)、克劳蒂亚 雪佛(Claudia Schiffer)或朱迪福斯特(Jodie Foster)这样著名女星的首席美容师,就喜欢非比寻常。自从40年前完成学业后,他就开始搜集来自各大洲各个时期的口红。从2010年起,他在柏林维莫多夫区的口红博物馆里展示自己的口红收藏,而这个博物馆实际就在他的住宅里。

  “如果研究口红的历史,就像进行一次女性角色变化的时间之旅,因为红红的口唇曾一直是女性解放和独立的象征。这样,我的博物馆所讲述的就不仅仅是口红的历史,而且也是妇女的历史。

  我有大约250件展品,从日本艺伎的化妆盒到1920年代带有进退装置的黄铜管状艺术装饰口红,再到1980年代的霓虹色特品,应有尽有。我们今天熟知的口红,是125年前才开始有的。但是,此前的女性们就已经把自己的嘴唇画红,用的是她们保存在扁盒里的天然红色颜料。

  这个博物馆办在我的私人住房里,否则的话在资金上几乎是无法承受的。周末我会为团体参观者做解说,来客几乎全是女性。我通过展品向她们讲解口红的历史,当然也常常会告诉她们几个化妆技巧。因为房子最多只能同时容纳15个人,所以现在通过预定等待参观的名单已经很长。另外,我还定期给盲人解说,他们的参观还另包括一个化妆学习班。即使自己什么都看不到的人,也重视自己的外表。我可以向她们解释,怎么样克服障碍给自己化妆。

  给盲人做的解说和学习班是我义务提供的,其他的参观者都要买门票。我不能靠这个博物馆为生,但是我是退休的。其他人把退休金花费在高尔夫球场上,我用在口红博物馆上。

  我当然还在继续搜集,还在不断找新的口红。我最感兴趣的首先是在跳蚤市场上发现的老式口红。我旅行的时候也会到跳蚤市场上翻找。商场我根本不用去。因为全球化,不论是在俄罗斯还是在北京,到处都只有和在柏林的KaDeWe商场里能买到的一样的品牌。”

 

联合利华发布销售预警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时尚女友的“花心”老板 发布时间:2015/7/10 
TOP↑业务咨询请致电: TEL 0755-83067510 /83903835 MOL 15820799885
版权所有 深圳市行言品牌形象设计有限公司  粤ICP备15079834号